> 资料查询 > 王亭之资料 > 王亭之:骨髓赋与女命骨髓赋02

王亭之:骨髓赋与女命骨髓赋02

先明格局,次看恶星

先明格局,次看恶星。或有同年同月同日同时而生,则有贫贱富贵寿夭之异。

古人论命,最重格局(本书第三卷即将详论古人所论定之种种恪局)。如「日月夹财」为富局;「财印夹禄」为贵局之类。此等格局,乃一系列特殊的星曜组合,古人根据征验,便一一为其定出特殊的格局。然而其中亦有一些望名生义的格局,如「君臣庆会」、「水上驾星」之类,则常属江湖术士的造作,在可删之列。

赋文说「先明格局」,即是说应先看星盘命宫是否入格,然无论是否入格,均应继看煞忌刑耗等恶星。若入格者,则提防受此等恶星破坏。若不入格,或入贫贱之格,则应看恶星所产生之种种影响。 有时恶星相会,反而彼此削弱其恶。如擎羊遇火星、陀罗遇铃星,即是其例,此又不可不知。何时吉星亦会忽然变成恶星,如武曲化忌者,最妨与文曲同会。文曲本为吉星,此际亦转为恶里矣。

至于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,而际遇有所不同,则在于人之能否趋吉避凶,亦在于人之社会背景。盖斗数所推断者仅为天命,而人事如何,则实关乎佛家所说之业力,业力不同。故同命亦可有不同的际遇与结局。

斗数推断非宿命

我们若回顾生平。必然会觉得其中有些关键性的年份,真有如冥冥中注定,有时危机千钩一发,有时际遇如霞光一闪,是否能避能趋,回想起来,也会觉得实在没有把握。

斗数推断所重者,其实便亦是这些关键性的年份。每到此际,人人的反应都有所不同。有如车列十字街头,有人会继续向前驶,有人却会左转或右转。由于驶行的方向不同。因此便自然有不同的际遇。

斗轶所能推算的,便只是指出在那一年会走到十字街头。至于向前向后、向左向右,则根本没有可能算出。因为这些反应实在关乎业力,由于因果的运作,人便会冥冥中自行取向,斗数绝没有可能算出每一个人的业力因果。 所以,「同年同月同日同时而生」的人,星盘完全相同,亦有「贫贱富贵寿夭之异」。其所以异,即因为往关键年份,人各有不同的取向。往往行对一步,即由贫贱转为富贵;行差一着,可以长寿变为夭折。

王亭之居夷岛,有人十万火急,电传其子的生辰,邀王亭之为其推算,原来王亭之曾嘱此子是年不可拈陀惹草,可是他却在外国染上爱滋。这便是自损其寿的一例。
是故斗数推算绝非宿命,赋文对此特别强调,学者实宜注意。

社会人事有影响

或在恶限,积百千之金银;或在旺乡,遭连年之困苦,祸福不可一途而尚,吉凶不可一事而推。

同一星命,祸福不同。除了个人的业力因果之外,还有社会背景、人事关系种种因素。例如,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,其祸福便应该跟生活在台湾的人不同。

由于社会环境不同,运限便可能吉凶顿异。台湾人可以因土地而发家,大陆人亦可以因土地而惹祸。

如今中国大陆提出开放政策,人便有了发家的机会,若迁移宫好的人,还应该可以出外发财,成豪富于异地,而在开放改革以前,倘若跟外地有点小交易,恐怕立即就会变成反革命,惹上牢狱之灾。

赋文这一节,即是提醒术者。要推断运限之祸福,必须考虑到种种社会、人事的因素。不可单依星盘来作公式化的推断。同一星系组合,可以在此为吉,在彼为凶;同一宫垣克应,可以在此为福,在彼为祸。

故斗数星盘所能推出的,只是一种命运的趋势,其吉凶祸福的决定。还受个人业力的影响。以及社会人事等外在因素的影响。是故人生便无宿命。不可说星命决定一切。

必须了解此点,推断斗数才能有益于人。

支付宝赞助
微信赞助

王亭之:骨髓赋与女命骨髓赋02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