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站搜索
文章正文
王亭之谈星:左辅右弼、天魁天钺
东来紫微网    2015-05-01 01:32:1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辅弼

前人论命,男喜左辅,女喜右弼。但并不是说男命仅得一颗左辅,女命仅得一颗右弼便成佳构,必须一守命宫,另一在三方会合,然后才显得出守命宫那一颗辅弼的力量。 

左辅跟右弼的性质,基本上相同,但左辅则带主动,所以命宫见左辅,往往得主动的助力。然而人贵自立,故必须命宫正曜有力,结构良好,然后助力始能锦上添花。从另一方面的意义来说,辅弼亦不主雪中送炭。这即是它们跟天魁天钺的最大不同之处。 

前人以左辅右弼为官禄之星,以左辅为正,以右弼为副,一如文昌文曲,所以厘定左辅主正途出身(由科举出仕);右弼则为异路功名(例如军功起家,捐班出身)。但中州派则以左辅主贵,右弼主富。这些推断准则可以参考。 

古人说:左右同宫,披罗衣紫,即是取得功名之意。此为四月、十月生人,命宫在丑未二垣者有之。然而其实仍须详命宫的正曜而定,以天府、太阴太阳、天相、天梁在命宫者为佳,但仍须不见煞忌刑耗诸曜,然后始主克应。 
在现代,这则是社会地位崇高的象征。但若福德宫性质不良者,则反而不宜争取地位,否则反主声名狼藉。知止则止,野心不可太大,便是趋避之道。
 
若宫无正曜,左辅或右弼单守命宫,父母宫又见火铃,则为过继给别人的命;否则是偏房和外室所生。这个征验非常的准确。曾经算过这样的一个命造,他本人不清楚,后来询问父母,始知乃属养子。 

在六亲宫垣内,夫妻宫最不宜单见左辅或右弼。所谓单见,即一颗星同度,另一颗星却不能在三方相会。

这种情形,主第三者侵入,或主恋爱时多发生三角关系。在古代,以为这种情形仅不利女命,在现代,对男命应亦不宜。 

倘如夫妻宫的正曜为巨门,或为巨门的组合,见到辅弼单星而不成对,兼且巨门化忌,则情况更加严重,当事人在恋爱方面屡受挫折,可能因此影响到人生观。 

左辅右弼又不喜火星及铃星。当它们与火铃同度之时,若居女人的命或夫妻宫,古代认为是偏房之命。在现代则可能为外室。但仍须参考正曜的本质而定,不可只依辅弼火铃来推断。 

左辅右弼二星,若一居命宫,一居夫妻宫,同时见煞忌,则无论男女皆主两次婚姻。在这种情形下,倘若又见桃花,则女命不贞,男命亦有外遇。 

这两颗星,假如一入命宫,一入福德宫,则必须不同时见煞忌刑曜,否则主福薄。至于在什么方面表现出福薄的情况,则须详十二宫星曜性质而定,或多病,或婚姻不良、或无子女依靠、或无享受、或易受排挤。 

当然,亦应凭命宫的正曜而定福薄的程度。有时候仅表征为很琐碎的事件。曾见过一个命造,仅终生不能食海产,每食则皮肤痕痒不堪。这个推断,须同时参考疾厄宫的星曜。 

若火铃亦同时各入一宫,则上述情况较严重。

左辅右弼的最佳配置,是一居事业宫,一居财帛宫,与命宫相会。倘如三宫正曜的性质优良,则不但主其人一生多获助力,而且亦主其人地位崇高,比左右夹命宫的情形还要好。唯紫微破军这组星则属例外,喜夹甚于喜会。得左右夹的紫微,魄力极大,往往能创兴新的事业。 

倘如左辅右弼恰与于文昌文曲同度,同时分居事业、财帛二宫来会命宫,则须命宫的正曜有力,不是浮动的星系,然后始主得助力,而且事业荣昌。若命宫星曜浮动,则反而主人生多动荡。女命则为红颜命薄。 

倘如左辅右弼恰与天魁天钺同度,来会命宫,命宫正曜又吉,则主富贵。一般情形下,主贵多于主富。 

在一般情形下,左辅右弼与天魁天钺同度,优于与昌曲同度。因为昌曲同度仅主聪明秀发,论福泽则不如魁钺同度。 

反而光是左辅右弼二星,一在命宫,一在迁移宫与命宫对拱,论福泽之深厚,亦优于左右昌曲在三方同度来会命宫。 

这里所说的福泽深厚,当然亦包括能者多劳的情形在内。 

如果单就左辅右弼二星来说,二星对拱,又比二星   分居财帛、事业二宫有力。命宫同一正曜组合,辅弼对拱者,领导力及声望皆优于辅弼同会。 

左右夹财帛宫,财帛宫正曜化禄,主富;左右夹事业宫,事业宫正曜化禄、权、科,主贵。其情形当然应该参考正曜组合的本质而定。 

古人说左右昌曲逢羊陀,当生暗痣。这是一项判定命盘是否正确的征验,其具体情形是,左辅右弼与文昌或文曲同度,见擎羊陀罗在三方四正相会,则身体上当有胎记,或形状较奇特的瘢痣。 

然而这项征验,并不代表命运同时出现什么特定情况。当推断斗数时,若术者算出这项征验,倘如又说这暗痣胎记对什么不利,可以说,绝对没有征验的根据,千万不可因此受愚。 

中州派本来还传有一些征验,定暗痣胎记所生长的部位,不过王亭之在此则想略而不论,因为这些征验既无关命运,读者不知道并不重要,若公开透露,则反易为心术不正的人利用。 

魁钺

天魁、天钺,称为天乙贵人、玉堂贵人,亦即子平家之所谓昼贵、夜贵。魁钺在古代亦认为主科名,在现代,不如视之为机会。 

不过所谓机会,则必与典章文物制度有关。例如现代香港实行政制改革,官吏铨叙制度随之改变,则制度带给一些人好处,便可以天魁、天钺显示出来。
在商业社会,地位及财富不一定则任公职而来,所以一个企业在计划上的更张,带来了一些人的利益,这种情形亦可以则魁钺二曜表征。 

有机会还需要有助力,所以天魁、天钺喜见左辅、右弼相会。与昌曲相会,虽然说同是科名之星,但性质其实不同,彼此反而难产生融会的力量。 

古人认为昌曲主科名,魁钺亦主科名,于是它们的基本性质便容易混淆。其实古人的意思,是认为昌曲主聪明才智、文章学问,而魁钺则是在科名上提携带挈的力量。所以考试视昌曲,而出仕则视魁钺。 

魁钺之中,又以天魁主正途出身,天钺主异路功名,所以从前科举时代,便有魁星的说法。传说魁星持朱砂笔,若在士子的名簿上点了谁人的名字,谁人便可登科出仕。是故从前的士子都于考试前拜魁星,则此可见古人对天魁一曜与科名关系的看法。 

至于天钺,则必须与天魁适度配合,然后始主正途功名。例如魁钺夹命,或魁钺二曜,一在命宫,一在身宫。否则天钺单星不但力量不足,而且只主一些小机会。 

天魁天钺二星,若一在命宫,一在夫妻宫,而夫妻宫又恰为身宫,而加上命身二宫的星组合良好,即主少年登科,而且得取美妻。但若所躔命身二宫的正曜不吉,则不主功名富贵,而得娶美妻的性质却不变。 

这时候,便得视是否恶煞空劫亦同度相会,或有桃花诸曜同会,若然,古人便认为虽富贵而不免淫佚。女命不足为主私情。 

当魁钺二星,一居丑宫,一居未宫,而且分别为命宫及迁移宫,可是迁移宫恰巧又是身宫之时,则称为坐贵向贵。 

坐贵向贵是好是坏,应以宫垣中的正曜为主,若组合吉利,则男女皆主富贵,但同时亦主易得异性垂青。所以古代便认为坐贵向贵的女命为桃花。 

星盘中的魁钺,一定要跟流年或大运的流魁流钺相叠,然后才能显出较大的力量,这是推断运限时的基本知识。

例如甲年生人,天魁在丑、天钺在未,则于甲戊庚大限或流年,流魁流钺便相叠,详视魁钺相叠是何宫垣,往往便主喜庆。如在夫妻宫相叠,往往为婚姻之年;在子女宫相叠,往往为得子之喜。 

魁钺相夹,亦必与流魁流钺相叠,然后才能发挥力量。如丁年生人,天魁在亥、天钺在酉,戌宫为魁钺所夹,于丙戌年,流魁在亥、流钺亦在酉,是则流年命宫在戌垣便为两重魁钺所夹,主其年得典章文物制度带来的机会。
 
魁钺二星,须成对然后能发生力量;成对之后,还须相叠,这一点必须注意。

魁钺所夹的宫垣,最喜紫微天相。 

紫微天相坐命的人,本来有不少缺点。一般情形下,福泽必难全美,但在辰戌二宫为魁钺所夹持,则其人必有相当崇高的社会地位。 

魁钺相对的宫垣最喜太阴太阳。 

太阴太阳坐命宫的人,亦有不少缺点,即人难以一帆风顺,发越之后,即易沉滞。但当为魁钺二星同度及朝拱之时,主考运大利,亦主易受贵人提拔, 
在申子二宫的魁钺,喜会辰宫的武曲,武曲见禄尤佳,经商亦可富贵。 

寅午二宫的魁钺,喜会戌宫的巨门。因易构成反背的奇格。即使不成反背之局,亦主一生多幸运的机遇。 

天魁天钺,不入辰戌,辰为天罗、戌为地网。 

但丑未二宫的魁钺,仅为旺宫,不入庙。在这两宫垣的魁钺,古人认为四十岁后遇之为贵人入墓,不但不主机会,反而变成阴小伤害。所以有魁钺重逢兼煞凑,固疾尤多的说法。若四十后大限流年在丑未两宫,流魁流钺与原来的魁钺相叠,再加上有火铃羊陀同度会照,则主患缠绵不愈的疾病。 

上述征验,虽有一定程度的准确,但是现代社会的人,中年以后取得功名富贵的机会,比古代为多,因此亦不能一概而论。

但四十以后,魁钺却可化为桃花。当与桃花诸曜同会之时,男命往往主中年以后始多外宠。女命是否如此,读者不妨自行征验。 

魁钺主桃花,以在福德宫及夫妻宫为确。在命宫者不是。 

例如福德宫在子、夫妻宫在申,乙年或己年生人,天魁在子、天钺在申,在此两宫又见沐浴、咸池、大耗、天姚等曜,则魁钺便亦往往化为桃花。 

这时候便须详察命宫、夫妻宫、福德宫的正曜组合本质而定。假如福德宫为天同太阴之类,则主其人易因意志薄弱而惹感情上的困扰。假如为武曲天府,则主多为有家室之追求。

如果宫垣中的正曜稳定,而且见禄,则反主因妻得财。例如福德宫为紫微,夫妻宫为武曲化禄及天相,命宫又会午宫禄存,便属此例。 
浏览 (15628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版权所有 Copyright (C) Since 2013 东来紫微网 
滇ICP备15001041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