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站搜索
文章正文
王亭之谈星(03)
东来紫微网    2015-01-26 01:46:0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闰月

关于闰月,亦是「紫微斗数」一个极具争论性的问题。用「子平」算命,依节气推算,因此无所谓闰月,然而斗数却依月份起命宫,不论节气,逢闰月生人,究竟如何计算,亦可谓各师各法,因而就成为质疑的目标。

王亭之习惯上将闰月的上半月,作前一个月计,闰月的下半月,作下一个月计。论征验,结果尚可满意。(备注:令东来所采用的闰月排盘方法与王亭之不同,将整个闰月都按下个月来排盘

王亭之有一位在澳门做生意的朋友,乃闰月出生,上半月生人,依前一个月计,但取「地盘」而不取「天盘」,推算出他有一宗官司,并且已于去年二月发生,其人说法没有。过一个月长途电话告诉王亭之,果然有其事,乃是一件循例入禀的索偿官司,连他自己都忘记,因为收到传票,然后才回忆起来。

庚干四化

「紫微斗数」「四化」,差异最大者为庚干。世传庚干四化为「阳武同阴」陆斌兆所传为「阳武阴同」王亭之所得的传授却为「阳武府同」。

三个说法比较,「中州派」以天同化忌,与世传「太阴化忌」不同。

然而王亭之的师说,却谓对庚干四化要特别小心,因为另有「阳武府相」的说法可以存疑云云,故对有星盘的「天相」,应该小心一点来看待。

吴师青所藏的「铁版神算」古本,庚干作「阳武同相」,天同化科与流行的说法相同,天相化忌则大似王亭之的师说,所以在一些星曜组合中,亦不妨参考「天相化忌」之说也,不强求同,反而自在。

备注:令东来所用庚干四化为“庚阳武阴同”

辅弼不化料

关于「紫微斗数」的「四化」,诸家传说纷纭。戊干,通行作「右弼化科」;壬干,通行作「左弼化科」。然而「中州派」所传,左辅右弼却不化科。

辅弼不化科,是由于两星皆属于「辅曜」,辅曜主他力而不主自力,是故便于同属「辅曜」的天魁、天钺皆不参与「四化」,而属于「佐曜」的文昌曲,主自力而不主他力,便可以参与「四化」焉。

凡「铁版神数」皆附刊「紫微斗数」的起例,因为清代的术者,用「神数」算六亲,用「斗数」算禄命。吴师青所藏的《神数》古本,壬干「天府化科」与「中州派」同,可以参考。戊干仍刊右弼化科,则可能是「阳」字之误,二字木刻甚为相似。

备注:令东来所教的斗数,左辅右弼都化科,而天府不化科。) 

天府化科

陆斌兆的《紫微斗数讲义》,左辅、右弼化科,与坊本同,但据一曾随陆氏习斗数的人告诉王亭之,陆氏授徒,亦左辅右弼不化科,与「讲义」不同。未知此语属实否。

王亭之所得的传授,辅弼不化科,但天府反而有两次化科的机会,理由是天府为财库,当庚干武曲财星化权之时,主开支,财库必须有信用,故天府化科;当壬干武曲财星化忌之时,同样主开支,唯开支过度,财库必须有信用,故天府亦化科。

此说言之成理,亦不妨加以征验。王亭之有一劣徒,是工程师,命宫天府化科,一生信誉甚佳,时时受人委托办事,劣徒于是自嘲,宁愿依坊本,天府不化科反而自在。此或可作一个例证。

存疑

「紫微斗数」存在着一些问题,但却不能因此就对这门古老的术数有根本性的怀疑。许多人想设法弥补,其实亦大可不必。台湾许多门派的大师,由弥补而演出一套自我作古的理论,更容易离开正轨愈远。王亭之可以说一句持平之论,目前流传的《紫微斗数全书》,七眞三假,眞的部分,依然是研究斗数的基础,若离开此基础去创设理论,则容易走火入魔,而且会令后人因此误入歧途。

然而,「紫微斗数」旣存在着一些问题,应该如何解决呢?王亭之仍然主张「征验」,按实际发生的事例去研究星盘,便可以得到答案。如「中州派」所传,天同化忌,王亭之的众劣徒研究过许多弱能儿童的星盘,即可证实,由是即可通过「征验」来解决存疑。

「全书」与「全集 」

照王亭之所知,《紫微斗数全书》乃「北派」,传本《紫微斗数全集》则属于「南派」,亦不妨用来专指「闽派」。

据「中州派」相传,北派的「全书」,乃「中州派」祖师的公开著作,故意弄错一些地方,以求鱼目混珠。即前人不愿术数公开的心理。其显著者,为命前一宫(即父母宫)或命后一宫(即兄弟宫)起大限,若据此,即则将大限算错十年,吉凶全异。

 (令东来备注:王亭之说《紫微斗数全书》为中州派祖师的公开著作,此乃自夸之词,并不可信。只要是认真读过《全书》的人,就应该知道:《紫微斗数全书》是口诀的汇总、论文的集合,由多人合著而成,而且其中夹杂着不少后人的“增补”。王亭之自称中州派“一师只传一徒”,假设《全书》真是由中州派祖师写成,那为何多篇文章的行文风格截然不同?又怎么会有“七杀不陷地”与“七杀陷地”的前后矛盾?

「闽派」所传,与「中州派」所传大同小异,则系授受间的一些差别,亦可能是「闽派」的祖师,根据在福建一省的实验而改订。

除了「全书」与「全集」之外,可谓世间再无第三本古本,有之,唯口口相传的口诀,则与起例无关。

正名

近人出《十八飞星策天紫微斗数全集》,此书名实误。

原书刊云「合倂十八飞星紫微斗数目录」;「新刻合倂十八飞星策天紫微斗数全集卷一」,已明言为「合倂」,即将「十八飞星」与「策天紫微斗数」合刊。

故于卷三,乃刊云「新刻希夷陈先生紫微斗数全集卷之三」,以下至卷六,均为《紫微斗数全集》部分。

由书名可知,旣言「合倂」,便即是两种不同的术数。今人以为古代有一种「十八飞星紫微斗数」,可谓厚诬古人矣。

必须分别,「十八飞星」是一术,「紫微斗数」又别是一术,然后才不致将两种术数混洧,否则立论愈出愈奇,皆不正名之害。

附会

「紫微斗数」的来源,是「十八飞星」,现在有人称之为「十八飞星策天紫微斗数」,只是有意无意的混淆。

混淆的原因,是淸初闽版,将「十八飞星」与「紫微斗数」合刊成为一书,虽然已说明是「合刊」,但却仍然容易给人疏忽,以为二名即是一名。术者或有知者,然而却不妨巧立名目来炫人耳目,于是才有这般堆床迭架的书名。

《紫微斗数》传为陈希夷所著,以后的传授即不甚了了 。明嘉靖刊本《紫微斗数全书》,有罗洪先写的一篇序,今人却推罗洪先为斗数昀宗师,一曰曾传陈希夷的衣钵,未免太过附会。

其实任何术数的传播,源流均非出于一人,斗数虽神,亦不必妄多附会。

陈希夷

除了邵康节之外,宋代尙有陈希夷,亦被后世视为术数的宗师。如「紫微斗数」、「河洛理数」,即传为陈希夷所著。然而王亭之对此则尙未能无疑。

「紫微斗数」与「河洛理数」只是推算个人禄命之术,古代的道者,所重为性命的修炼,仅视术数为济世的小道。陈希夷是有道之士 ,即使研究推算禄命之学,则发明一种也就尽够了 ,何必要发明两种耶?

陈希夷研究「河洛」,史有明文。因此,如果一定要将上述两门推禄命之术,任择一门归之于陈希夷,则王亭之宁愿将「河洛理数」属之。

「紫微斗数」推断禄命虽有惊人的准确性,却未必一定要算作陈希夷的发明。

浏览 (3647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王亭之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版权所有 Copyright (C) Since 2013 东来紫微网 
滇ICP备15001041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