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站搜索
文章正文
王亭之:骨髓赋与女命骨髓赋14
东来紫微网    2014-11-09 09:31:5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生逢空劫,不宜富贵
    生逢空处,犹如半天折翅;命中遇劫,恰如浪里行船。
    项羽英雄,运至地空而丧国;石崇豪富,限行劫地以亡家。  
    上句注文云:「命宫值地空坐守,作平常之论,尤恐中年跌剥,倘贵发必主凶亡。如命在亥,子时生人;命在巳,午时生人是也。」  
    下句注文云:「命宫遇地劫坐守,作平常论,亦不住财,若加煞忌,大凶。」
    两句注文同一意思,即谓命宫有地空地劫,空则不宜贵,劫则不宜富。倘富贵则中途必主挫败,以至凶亡。
    于是赋文便接著举古人命局之例。项羽为空不宜贵的例子(见图48)。石崇为劫不宜富的例子(见图49)。
    注「顶羽」云:「大小二限俱逢是也。」
    注「石崇」云:「大小二限临于失陷之地,更遇流主等煞,必凶云。」
    然此举例实在勉强,因项羽只是大小二限分别见空劫而已,此属小事;至于石崇,更无非是大限见空劫而已。仅凭此以断,不足言其暴败。 
    至于「石崇」条内云:「更遇流主等煞」,《全书》的编者不解何为「流主」,于是改为「流陀」,此殆不知有「流身主」之故。关于流身主,见第四册《零谈》。此处不赘。
吕后专权,杨妃好色
    吕后专权,两重天禄天马;杨妃好色;三合文曲文昌。
    吕后为汉高祖刘邦的妻子,刘邦死后,任用外家吕姓的人,诛杀功臣。自己则垂帘听政,即是幕后的皇帝。
    杨妃指杨玉环,为唐明皇的贵妃,她私通安禄山。安禄山公然称讚她的乳头如「新剥鸡头肉」。「鸡头肉」即是茨实,为唐人口语。杨妃之淫乱可知。
    前句注义云:「禄存化禄及天马同守命宫是也。吕后废太子称权专制,赖周勃平之。」
    后句注文云:「命宫及财官迁移,昌曲合照,更会天机太阴。必主淫夫之妇也。」
    赋文及注文皆据世传的吕后、杨圮命盘来说。《全书》载吕后命盘(见图50),命宫在寅,廉贞化禄,禄存同度,对宫天马,故注文乃说「禄存化禄及天马同守命宫」。其实有误。
    吕后专权于甲戍大限,大限命宫见廉贞双化禄,双禄存,对宫又两重天马。如是始能称为「两重」。故赋文所指。并非是原局的命盘,而是说专权的大限。这一点辨正非常之重要。
    至于杨妃的命盘(见图51),命宫「天同巨门」在未,对宫天姚,文昌在卯,文曲在亥,命宫躔沐浴,又见红鸾、大耗。昌曲会桃花诸曜,性质改变,加上「同巨」的性质,致有此断。
「天梁遇马」的真义
    天梁遇马,女命贱而且淫。
    注文云:「如寅申巳亥四宫安命,遇天马坐守,而三方遇天梁合照是也。」
    这段注文得中州派的真传,故可推知当日斗数流入江湖的情况,偶得真诀。而加上穿凿附会,由是亦能欺世盗名,因为凭真诀推算有验。自能掩饰其附会之陋。但从反面来说。亦可以说江湖流传的诀法有真,不可一概否定。   
    赋文此句,一般人是将之当成寅申巳亥四宫见天梁天马守命,其实不是。
    命在寅宫,无正曜,但天马守躔,而对宫为「天同天梁」。
    命在申宫,无正曜,但天马守垣,对宫为「天同天梁」。
    命在巳宫,天同守垣,天马同度,会对宫的天粱独坐。 
    命在亥宫,天同坐守,天马同躔,会对宫的天梁独坐(见图52例一至四)。
    这四种情形即是注文的意思,亦即是赋文之所指。赋文所谓「天梁遇天马」,即指迁移宫的天梁会命宫的天马。若天梁天马同守命。或同守迁移,则不是此格,有可能变成「寅申最喜同粱会」。这点分别十分之重要。
    然而赋文所指,实为飘荡之命而已,在古代。女子飘荡可能非淫贱不可。今人则未必然。
魁钺夹墀非昌曲
    昌曲交墀,男命贵而且显。
    注文云:「太阳为丹墀,太阴为桂墀。如太阳太阴在丑未安命,而前后二宫有左右,昌曲来夹是也。」
    注文听言,有误。依中州派说,太阳必看入庙始能称为「丹墀」;太阴亦必须入庙,始能称为「桂墀」。
    若依注文所云,太阳太阴同居丑未宫,则必有一星失陷,是则不能称为丹墀或桂墀矣。
    据本派所传,合丹墀桂墀的情形是——
    太阳在辰,太阴在戌。命宫为辰宫或戌宫。
    太阳在巳,太阴在酉。命宫为巳宫或酉宫。
    上述情形,命宫若为丹墀,则迁移宫必为桂墀。反之,命宫若为桂墀,则迁柞宫必为丹墀,斯然后才称为合格,然后才能讨论「昌曲夹墀」。  
    事实上昌曲二星,却不能夹辰戌、巳酉四宫,故根本上没可能有「昌曲夹墀」的情形。可能有的,仅为天魁天钺夹辰宫或戌宫。斯却为「魁钺夹墀」,或「二贵夹墀」,主其人易受提拔,能得成就,丹墀主贵,桂墀主富。
    唯昌曲或左右,仅能夹丑未二宫,故注文便定为「太阳太阴」丑未二宫同度。此洛亦属江湖误传,乃因「魁钹夹墀」而致误。昌曲夹阴阳实不成格局,因为有许多缺点。
卯酉宫的紫微与廉贞
    极居卯酉,多为脱俗之僧;贞居卯酉,定是公婿之辈。
    前句注文云:「紫微为北极。如坐守命宫加煞,定主僧道。无煞,加吉化、左右、魁钺,常人可贵。」
    紫微在卯酉二宫,必与贪狼同度。构成「紫贪」的星系结构,为敏感星系之一。因为敏感,是故变化甚大。注文所言,暑详一二而已。
    唯注文云,有煞便主僧道。此言不确,依中州派所传,唯见空劫者始主僧道,且见华盖或天刑。盖华盖主宗教哲学,而天刑则为戒律也(见图53)。
    紫贪亦喜百官朝拱,故若既得朝拱,又见煞曜,则其变化之大,可谓难以厘订原则。注文谓「常人可贵」,不过泛言之耳。 
    后句注文云:「卯酉安命,廉贞坐守,加煞。必作公门婿吏,僕役之徒。」
    廉贞在卯酉,必与破军同度,成「廉破」星系结构。此亦敏感星系之一,若无吉化,但见煞曜。主为「没面公婿」,即是不要脸,但要钱的官差,犹如今之贪墨低级公务人员;又或为僕役;或为劳力工人之类。——总而言之,不入公门则尚可,一入则必贪墨。
    是故「廉破」星系,若不见吉化而见煞,无论如何如何格局不高。
「左府」同宫淡「右府」
  左府同宫,尊居万乘。
  注文云:「辰戌二宫安命,值此二星坐守,更会三方化吉拱守,必居极品之位。」
  「左府同宫」的星系,恰可与前述「廉破」星系作一比较。凡天府在辰戌宫,必与廉贞同度,成「廉府」的星系。这组星系与「廉破」相比,可谓大异其趣,性质温和得多了。
    「廉府」星系见煞,不见得有凶险,亦不主地位低微。此盖由于天府的特性使之然。
    唯天府必须见禄,「廉府」亦不例外,否则即为空库;若无禄而见煞,「廉府」亦具府库空露的性质,一生多挫折,招是非尤怨,由是影响人生的发展。
    「廉府」星系喜见左辅。实际上若左辅在辰戌二宫时,右弼亦必与之对照。也即是说,当「廉府」与左辅同度时,迁移宫亦必得右弼。故辅弼之力甚大。
    唯若右弼与「廉府」同宫,左辅居迁移,则力量大减。这是因为左右、昌曲实际上都分正途与异路。左辅文昌在古代主科举考试出身,是为正途;右弼文曲则主异路功名,如清代于科举之外特设的「博学鸿词」,甚或主军功出身,或捐班出身。此所以右弼不及左辅,而文曲亦不如文昌也。 
    唯「左府」无禄,亦不见佳。尤喜廉贞化禄(见图54)。
廉会杀而流荡天涯
   廉贞七杀,流荡天涯。
   注文云:「巳亥二宫安命,值此二星。更加煞化忌逢劫空也。」
  《全书》略同,唯加一句:「不得守家,军商在外艰辛。」   
  《全书》加此一句,大有道理,因「流荡天涯」一语,很容易令人误会。以为是天涯浪子,无业游民。实际上却不是,只如军商行旅,长期浪迹江湖,不得享家园之福而已。古人安土重迁。故以流离为苦。
    巳亥二宫,是指「廉贞贪狼」的星系。会卯酉二宫的「武曲七杀」。故赋文所指,不同于丑未二宫的「廉贞七杀」同度。是故赋文实应作——「廉贞会杀」。唯古代术者每喜藏私,半吞半吐,是故便混为「廉贞七杀」。   
    凡七杀守命,多主离出生之地发展,且必须曆艰辛而后发,若不离血地又不肯艰辛,则终身平常。此乃推算的总纲。
    在巳亥二宫的「廉贪」,因官禄宫为「武杀」,因此便主离乡而得发展事业,以此之故,便自然有军商行旅艰辛的征应,此乃一定之理。若在近代,则行旅亦未必艰辛,此乃古今社会背景不同之故。而「流荡」则一。
    古人不说「廉贪」流荡,而说「廉杀」流荡,即因关键在于七杀。
邓通及孔子的灾厄
    邓通饿死,运逢大耗之乡;夫子绝粮,限到天殇之地。
    注文很简单:「通命子宫,二限行至夹陷之地,大耗逢之,更会恶曜是也。」关于孔子之命,则曰:「同上断。」
    邓通为汉文帝时人,为文帝所嬖宠。他去看相,术者谓其「腾蛇入口」主饿死,即两条法令纹由鼻旁延伸入口角。邓通以此忧之。
    文帝后来知道邓通的心事,便赐他一座铜山,且特淮他取钢铸钱,流通天下。这样一来。就如今人拥有一架特淮的印钞机。
    谁知文帝一死,太子尚未正式登基,便即收回铜山,禁止邓氏所铸之钱流通。邓通立刻破产,至老贫困,果然饿死于野人之家。
    夫子绝粮是孔子的故事,他由鲁国去卫国,中途须经陈蔡二国的边界,蔡国的人听信谣言,因聚众将孔子围困,孔子被围十日,竟至绝粮。其时同被困者,尚有颜回、子路、子由、子夏等高弟。
    依《全书》载孔夫子的命盘(见图55),若由命宫起行大限,至五十五岁行至奴僕宫,为天嘱所躔之地。绝粮之年为六十一岁,恰在此限。
    然赋文所举两例,实在毫无义理,若依一区区杂曜即能推断,则全盘星系便皆同废置。此不过江湖所传,增添趣味而已。
「铃昌罗武」主挫败
    铃昌罗武,运至投河。
    注文云:「此四星交会辰戌二宫,辛壬己生人,二限行至辰戌,最忌水厄。又加恶煞,必死外道。」
    又云:「如四星在辰戌坐命亦然。」
    赋文所说的「铃昌罗武」(或称「铃昌陀武」),是斗数中一组很重要的星系。
    武曲在辰戌二宫为独坐,对宫为贪狼独坐。试分析共「铃昌罗武」的结构。
    辛年生人,陀罗在申,会辰宫的武曲,若能会文昌。则文昌必然化忌,行至辰宫大限,其干支必为壬辰,于是武曲又化为忌星。加上陀罗铃星两颗煞曜,是故不吉(见图56)。武曲每主水险,所以说运至此限则主没河。
    若壬年生人,武曲巳化忌星,陀罗在戌,此已成为不良的星系结构。己年生人则不见陀罗,注文有误,应订正为乙年生人,此时陀罗在寅,会戌宫武曲。行至戌限,干支必为丙戌,如是则会廉贞化忌与天相,又为大限的流羊流陀所照,加上原局的铃陀,是故亦构成不良星系。
    若己年生人虽不成此格,唯易逢文曲武曲双化忌的结构,是故亦应小心。
    然「铃昌罗武」可主挫折。不一定是水厄。克应之年,以会见此组星系为断。
巨门独怕火星擎羊
    巨火掣羊,终身自缢死。
    注文云:「此三星坐守身命,大小二限又逢恶煞,依此断。」
    前言武曲不喜铃陀,此言巨门不喜火羊,盖举特例而言。
    何谓特例?盖若就一般情况而言,陀罗得铃星即能解其忌,擎羊得火星即可化其刑,由是可以化戾为祥。如化陀罗之忌为刚毅。化擎羊之刑为威权,但唯有武曲,若值铃陀,则铃星不解,而巨门若值擎羊,火星亦不化其刑,此即所以称为特例。
    何以有此特例,若用五行解释,必支离破碎,不成脉络。盖斗数附会五行乃属晚起之事,古代斗数家则唯用征验,故往往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。中州派有一推理系统,已成独步,其馀后起门派,即使是中州派的旁支,亦仅视三方四正而已,因无推理系统,又欲此附于学术之林,是故当子平算命术大兴之后,便拿子平的理论用来解释斗数的一些一征验,然而却亦未能成为系统,仅零星片段而已,实在有点心劳力拙。
    巨火擎羊伯行至「竹箩三限」,关于这点,将见于本书第四册,读者可自行参阅。——|「竹箩三限」目前已无人知其真义,王亭之年前已予以公开,文章收《谈斗数与玄空》一书内。
地空坐命,六亲不聚
    命里逢空,不飘流即主贫苦。
    注文云:「如命宫不见正星,单值地空坐守,更三合加煞化忌,依此断。如吉,亦不至此其。」
    《全书》则云:「单值天空坐守」。将地空改为天空。
    按,《全书》的编者因不知地空及地劫为「对星」,称为空劫,遂妄将天空地劫视为对星,而地空一星则悬置之,此实大为悖理。凡斗数之对星,皆在安星法中有关系,如擎羊必在禄存前一宫,陀罗必在禄存后一宫,故成为对星;火星铃星皆在特定宫位依时顺行而安。故成为对星,如此例者,昌曲、魁钺、辅弼等,可谓无一不然。若依此例。空劫自然成为对星,因皆由亥宫依时起,仅有顺行逆行的分别,故实宜作对也。若乎天空,则由年支起,凡生年前一宫即是天空,此安星法恨本与依时而安的地劫风马牛,何得视为对星耶?
    是故赋文此句解释,仍应依《全集》,定为「单值地空坐守」始合。
    命无正曜而借星安宫者。六亲中必有一二缺陷,即性质良好,亦主因事而分散,如夫妻不得不各处一方,父子不得不离散分开之类,若见火铃天马,则人生更形孤立,赋文所云。实指此而已,贫则未必然。
「马头带剑」无全美
    马头带剑,非夭折则主刑伤。
    注文云:「羊刃在午守命。卯次之、酉又次之,为羊刃落陷地是。寅申巳亥四宫,陀罗守命亦然、如辰戌丑未不忌之。」
    「马头带剑」的格局,依古人所云,优则可以「威镇边疆」,劣则如赋文所云,「夭折刑伤」。其分别在于是否能会到吉化的星曜,此中分别甚大。
    然而注文所云,擎羊坐陷地始构成此格,此则有误,因擎羊在午宫并非落陷。依中州派所传,擎羊伍陷于子卯酉三宫。
    而且,构成本格局的,亦唯擎羊独坐午宫守命,始为正格。若在卯酉二宫,皆不成格。
    除正格以外,还有两种情形亦可称为「马头带剑」的格局,此则已详于《斗数四书》第一卷56页,此处不赘。   
    凡「马头带剑」的格局,虽佳亦不妙,纵富贵亦未必能得安乐,最著名者为汉光武刘秀(见图57),他一登帝位之后,因为疑心重重,便常藉小故滥杀功臣,杀后又内疚,因此神经错乱而死。是故逢此格局的人,实应充实自己。同时凡事留有馀地,然后才可安享富贵。
    若为「马头带创」的劣格,亦必然有一段时期的风光。如何持盈戒瞒,非常重要,否则昙花一现,旋即倾败。
浏览 (3361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王亭之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版权所有 Copyright (C) Since 2013 东来紫微网 
滇ICP备15001041号-2